邮箱:
更多

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海淀故事

“皮影夫妻”:飞龙在天,于指间演绎的大千世界

来源: 海淀·故事 发布时间: 2017年12月27日 浏览:

  2011年11月,中国皮影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“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”名录,皮影艺术再次受到国际国内关注。

  为了留住祖先创造的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“京西皮影”投资近千万元在海淀区建设了皮影艺术传承基地。

  今年6月17日,北京京西皮影非遗园正式在上庄镇安家,园区规划占地面积50亩,一期建成的15亩园区内,皮影活态体验馆、非遗(皮影)大师工坊、水墨莲台创意皮影戏馆,以及原创皮影雕刻作品12米长龙,吸引了很多市民游客的目光。

  “一张幕布悄然开,十指芊芊上舞台,情牵皮影翩翩动,别样人生入戏来。”京西故宫北苑墙外,依旧续写着“中国最古老电影”的不老传说。

  北方乡村的夜晚很宁静,疲劳的人们头一沾枕头就沉睡了。暗蓝色的天空,闪烁的星斗,衬得乡间小道更加幽深。

  你先听到了胡琴咿呀,再听到了戏文,打谷场上错错落落坐了几圈老人,叼着烟袋,歪着头,和着戏文的节奏打盹儿。

  最前边却是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,手托着小脑袋,宝石一样的大眼睛直直盯着前方:一尺多高的台子上架了一块幕布,紧贴着幕布的,是挥舞刀枪的将军、奔驰的骏马。幕布后,皮影艺人坐在自己背来的箱子上,不急不慢,边舞边唱就是三四个小时,不知疲倦。

  这个小男孩,就是林中华。乡间草台,咿呀的腔调,皮影艺人灵巧的手就这样留在他的记忆里,成为他最纯真的快乐。

  世事变迁,乡间草台斑驳不已,艺人脊背佝偻,背不动流传百年的影人,林中华就带着他的家人,为老去的皮影艺术开辟了一条新的发展与传承之路。

  2006年,林中华和妻子王熙成立了龙在天皮影艺术团,把渐渐没落的皮影艺术带到了繁华的都市。

  他们就是我们今天的主人公。

  1

  一段悲情传千古,谁是最早皮影人?

  据民间传说,“影戏”发源于2000多年的汉代宫廷,随后逐渐传入民间,大约到宋代,皮影戏已经十分普及和盛行。

  南宋时期,金人入侵,皮影艺人被金人掠到北方,皮影戏开始在华北、东北广为流传。同时,一些皮影艺人逃亡到西南方向,西安、甘肃、四川一带汉代遗留下来的皮影艺术与之融合;一些皮影艺人逃往东南沿海,江浙、福建及台湾的皮影艺术也更加兴盛,并与当地文化、习俗充分融合,逐渐形成了各种风格不同的流派。

  从清朝入关至清末民初,中国皮影戏艺术发展到了鼎盛时期,一乡一市有二三十个影班也不足为奇。连本戏(连续剧)要通宵达旦或连演十天半月不止,一个庙会可出现几个影班搭台对擂唱影,热闹非凡。

  在没有电照明的沉沉暗夜里,皮影艺术大大丰富了中国民众的文化生活。

  清朝大将董福祥曾带军攻打东交民巷外国使馆,勇气可嘉,但他却是草莽出身,没有文化。1894年,慈禧太后六十大寿,董福祥从家乡甘肃庆阳带来七八个皮影艺人,为太后表演影戏。

  王熙的祖上就在这个皮影班子里。

  到王熙父亲这一代,皮影戏没落。但她的叔叔留在北京,一直坚持皮影艺术,王熙成为皮影戏的传人。同时,她也成为海淀区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,体现出海淀区对古老民间艺术、文化遗产的重视和保护。

  2

  “不能眼看着这门艺术落寞下去”

  尤三姐站在炕上,指贾琏笑道:“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的,清水下杂面,你吃我看见。见提着影戏人子上场,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。你别油蒙了心,打谅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。

  ——曹雪芹 《红楼梦》第六十五回

  “提着影戏人子”、“这层纸”说的正是皮影戏表演,大文学家曹雪芹也是京西皮影的铁杆粉丝。

  历史上,北京的皮影分为西派和东派,京西皮影人物的眉毛呈“倒八字”,音乐柔和,适应堂会以及大户人家内宅演出需求;京东皮影眉毛基本是一条线。

  清末、民国开始,京东皮影在北京地区活动减少,冀东民间影响逐渐增强。

皮影偶展示墙

  林中华大学毕业后,曾在黑龙江一所大学工作,后在《人民日报》海外版担任编辑。“这些工作似乎都是为了养家糊口,我并没有很开心。”

  每次回内蒙古老家,他都会去看看村里的皮影艺人,请他们演一段儿时的《刘秀走国》。老艺人年纪越来越大,却没有年轻人愿意背起老艺人的箱子。

  “电灯、电视、手机都越来越常见,皮影戏成了古旧的手艺,挣不了钱啦!”林中华摘下眼镜,揉揉干涩的眼睛说。

  2006年,皮影戏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林中华得知这个消息后很高兴,原来国家还记着这门“古老”的艺术。

  正是这一年,他辞去工作,创立了龙在天皮影艺术团,希望“飞龙在天”,一挽皮影戏传承的颓势。

现在位于海淀上庄的皮影非遗园

林中华演示皮影戏

  2006年10月,北京龙在天皮影艺术团在海淀区注册,这是建国以来第一个在执照上写上“皮影戏传播”的民营公司。

  艺术团在宣武区(现在的西城区)大栅栏进行演出和展览。

龙在天皮影艺术团在大栅栏时期的活动照片

  大栅栏的场地租金很高,王熙不敢辞去自己在亚马逊的工作。她经常接到房东电话,跟她说:“王经理,我们要封门啦。”

  其实交不够房租,王熙也觉得很过意不去。她先躲到楼道哭一场,再向房东求情:“封门我们的演员就没地方去了。”王熙老师说话很快、很利索,大约就是这样磨练出来的。

  当时,王熙办了四五家银行的信用卡,她还借遍了亲戚朋友。“我们家虽然在农村,但我父母都很能干,生活得很好,我从来没舍下脸找人借钱。在大栅栏那两年借到大家都怕我了。”

王熙演示皮影戏

  再后来,房东说:“你们赶紧走吧,欠的钱我们也不要了。”2009年1月1日,艺术团搬回海淀。

  北京市政府觉得这个艺术团太不容易了,专门协调在圆明园借用场馆对这个项目进行“孵化”,艺术团得以继续运营下去,龙在天皮影艺术团大力提倡的皮影艺术成为海淀区重要的非遗项目。

  2011年11月,中国皮影戏被列入“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”。海淀教委发起组织皮影进校园活动,龙在天皮影艺术团毫不犹豫地承接了这个项目。在林中华夫妻二人的推动下,成立了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皮影艺术委员会,2017年,成功推动北京戏曲职业技术学院设立皮影戏表演专业。

皮影戏进校园,王熙教小朋友皮影戏。

  京西有文脉,非遗重传承。得益于海淀区对非遗的重视,在林中华、王熙夫妻的努力争取下,2017年6月,“京西皮影非遗园”一期开园。

  一路走到上庄白洼村,林木悄然,日月沉寂。一片寂静,等待着琴鼓、唱腔来打破,在静寂的乡村给人慰藉的艺术又回到乡村,在这里繁衍酝酿,预备着滋润这片广袤的土地。

  3

  袖珍人牵引大千世界

  2006年艺术团刚成立时,林中华请河北、内蒙古的皮影艺人来北京表演。民间艺人越来越少,年纪越来越大,另外,他们口音比较重,唱的戏观众听不懂。为适应时代发展,需要编排新戏,老艺人们也觉得新戏没有老戏好演,通过老艺人发扬皮影艺术困难重重。

  与此同时,演皮影戏难以维生,年轻人并不愿意承担这项工作,古老的皮影戏面临无人传承的窘境。

  林中华在做记者时,曾采访过袖珍人,因为个子矮小,他们一般很早就辍学,没有学历、没有一技之长的袖珍人在社会上生存得非常艰难,尽管他们也很聪慧、勤奋。

  于是,林中华夫妇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:请袖珍人来演皮影戏!

袖珍演员教小朋友演皮影戏

  2007年,艺术团联系到了第一批袖珍人,为这六位袖珍人提供学习皮影戏的机会。经过三五个月学习,袖珍人演员上台,非常招小孩子喜欢。

  十年间,艺术团接触了超过1000名袖珍人,培训了200多名皮影戏演员。艺术团无偿为他们提供食宿,免费教学,并为演员发放工资,“他们就像迷途的羔羊找到了羊群。”

  在学习、演出过程中,演员们渐渐成双成对,但他们来自全国18个省份,地域跨度很大。2012年,艺术团为7对袖珍夫妻举办了集体婚礼,那可是轰动一时!

  引进袖珍人演员,本来是在历史原因造成的传承人不足的情况下的无奈之举,谁想到最终不仅仅成为公益项目,也成为皮影艺术史上的奇迹。

  现在,龙在天皮影艺术团有演员100多人,是全国规模最大的皮影艺术团。他们每天都有外演活动,或去学校上课,或为政府、企业表演,凡是涉及“非遗”的场合,都会有他们的身影。

  林中华和王熙还承担起为老皮影艺人出书作传的工作,艺人就是艺术家,永远都不会有“过时”一说。

  4

  “我带走的东西越少越好”

  皮影老艺人还承担起教学传承的工作,时常邀请老艺人过来教演员做皮影偶,为演员上课,“宁可多花钱,也要留下艺术本体。”

  艺术团力求实现唱、操纵、道具、灯光全部“自给自足”,10年间,林中华投入1000多万元,希望把每位演员教成“全才”。但后台的主旋伴奏——四弦琴比较难学,需要老艺人一点点教,要花费很多时间。

  现在,常驻艺术团教学的张向东已经两鬓斑白,魏德民、张宏辰两位老师,算是皮影老艺人中最年轻的。

  王熙每周都会带演员去路联达老师家学习唱腔,路联达老师79岁了,常常说“我希望自己少带走点东西,都教给你们!”

  听到老师说“王熙,你带他们好好学,北京皮影的传承就靠你们了”时,王熙心理压力很大。老师年纪大了,因为距离遥远,一周只能来学一次。来一次少一次,皮影传承已经紧迫到了需要“披星戴月”的地步。

  龙在天皮影艺术团同时在进行皮影剧本收集工作,现在收集到3600册(300多部)皮影戏剧本。

  他们一方面进行老戏传承,如《白蛇传》等经典剧目,另一方面,也编排新剧。2014年,王熙就排过一出教育幼童保护自己的皮影戏,这种形式更生动活泼,容易被小孩子接受。

  每年十一期间,龙在天皮影艺术团举行“全国少儿皮影传习成果展演”,全国各地艺人进校园传习皮影,由学生表演展出,邀请全国著名皮影艺人作评委,俨然是一场皮影艺术界的盛会。

  皮影界不少同仁们说:“如果龙在天还做不好皮影,就没有哪个团能行了。”

  林中华夫妇并没有流派执念,他们希望全国各地十几个流派都能兴盛。“影戏不是我的,不是谁家的,祖先创造了这门艺术,要让子孙后代还能看到,我们就要做好保护和传承的工作。”

  现在,上海、杭州、济南、平遥、深圳、唐山都有龙在天艺术团分馆、特色艺术馆。林中华夫妇借助各方力量传承全国各个皮影流派,他们设想中的分馆数目是50个、100个。

龙在天皮影艺术团在杭州

龙在天皮影艺术团在深圳

  夫妻二人憧憬着,10年、30年、50年后,未来的某一天,走过全国各地的城市,每个人都能像小时候一样,看一场梦中的皮影戏。让我们的孩子可以看到,孙子也可以。

(责任编辑:宁德志)
分享文章到:
我要留言
Copyright 2001-2017 bjhdnet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北京市海淀区新闻中心版权所有
关于我们  联系我们  备案号:京ICP备 14041952  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